首页 »

韩正一周·拒绝与无为

2019/10/10 0:21:14

韩正一周·拒绝与无为

上岛

 

上周,在北京参加完中央政治局会议回沪后,韩正到崇明岛住了一晚。

 

市委书记上次赴崇明调研,还是2013年8月。两年后的这次深度造访,很是吸引舆论关注——调研尚未结束,韩正在一户农家啃甜芦粟的新闻,就已在网上热传。


 
甜芦粟曾是上海农村最具识别度的标识之一。懂经的人们发现,韩正剥甜芦粟的手势颇为娴熟,“显然是会做家务的”。


 
这是个有趣的插曲,却也有其意义。上海给予崇明的定位就是“生态岛”;据韩正的说法,崇明确立“生态立岛”理念并使之深入人心,亦是“十年磨一剑”的艰苦成果。在以甜芦粟种植为特色产业的城桥镇聚训村,现场剥甜芦粟吃,其实也是对崇明岛生态农业乃至“生态立岛”的一种支持。


 
不过,在五中全会日程刚刚排定、“十三五”规划编制进入冲刺阶段时,进行这番为期一天半的调研的目的和意义,并不只在崇明一县。从整个上海的角度,更值得记住的是另两个关键词:“拒绝”和“不为”。


 
“为官不为”固然是时下人人喊打的官场大忌,韩正不止一次表达过对干部“不作为”的痛恨。但在另一个层面,“有所不为”,又是上海发展的一项至关重要的策略。


 
理解这个策略,就要读懂韩正在崇明的两句话。一句是,“横沙岛建设必须坚决‘留白’”;另一句是,“凡与生态岛不符项目都要拒之门外”


 
“留白”

 

横沙岛坚决“留白”,是韩正对崇明三岛制订“十三五”规划的明确要求。对上海而言,“留白”一词如今也绝不陌生。

 

2014年5月,韩正在上海市第六次规划土地工作会议上即指出,城市规划要以备应变,必须充分留有余地,为未来发展留够空间。


 
“编制规划既要积极,更要稳妥;既要有为,也要无为,重视留白。”他曾告诫相关官员,千万不要以为上海建设用地已达天花板、城市空间格局基本都确定了,好像我们对未来城市规划都心中有数、脚下有底了。“未来有很多不可知,未来人比我们更聪明,后人比我们更善于用好资源、建好城市。”


 
需要“留白”的横沙岛,就是要以备未来“应变”的区域,也是时下心中“没底”的区域。


 
与已明确“生态立岛”的崇明本岛,及主攻海洋装备制造业和新型城镇发展的长兴岛相比,横沙岛是上海为数不多的“未开垦”甚至未规划的土地。在上海本身土地资源稀缺的情况下,这样的“处女地”,自然容易引发各方关注。


 
近年来各界对横沙岛开发多有议论。一个热门的观点是,上海完全可以在横沙岛再造一个“新浦东”。根据这个设想,横沙开发可与长江口疏浚土利用结合起来,尽快确定开发的范围和吹填成陆的步骤,进而打造深水新港,建设海洋新城,最终形成第二个浦东。


 
据称,这一方案曾经多位院士倡议,但争议和质疑声也不绝于耳。从目前看,至少“十三五”前,各界对横沙的定位很难达成共识。而在没有充分论证并形成共识的情况下,任何草率的规划和开发,尽管可能解一时的空间之急,却都可能造成难以扭转的历史性缺憾。


 
此时选择暂时“留白”,是最合时宜的选择。而能否做到“把这块宝贵的资源留给后人”,需要遏制住一种很容易涌起的开发冲动。换言之,这是对定力的一次考验。


 
要对历史负责,“有所不为”,当然远胜“肆意妄为”。

 

“拒之门外”

 

而要做到“凡与生态岛不符项目都要拒之门外”,同样考验发展定力。


 
在经济转型升级进入所谓“阵痛期”和“关键期”的时候,“定力”恰是上海最需提倡的品质。相同的句式,完全可以套用到整个上海:“凡与上海发展方向不符的项目,都要拒之门外”。


 
“拒之门外”,意味着拒绝种种“捞现钞”式的诱惑,更意味着牢守“底线”。早在今年3月,韩正已提出了上海发展面临的“四条底线”:建设用地、环境、人口、安全;面对这些底线,“研究去和控的问题,显得更为迫切”。


 
当时,他即要求各级领导干部树立“大局观”,意识到“上海不是什么功能都需要”。其指向性颇为明确:“大项目、大功能必须立足全局、全市统筹”,而各项工作则要避免“水多加面,面多加水”。换言之,在习惯了拓展之后,通过必要的“拒绝”来做“减法”,是上海下一步发展的主流。


 
此后,韩正几乎每会必提“底线思维”。就在10月9日举行的区县、大口党委书记季度工作会议上,他还强调要严守底线,并点名房地产业称,“绝不能为缓解一时一地的问题,而采用短期刺激政策,要对市民负责、对未来负责”。


 
减少对房地产业的依赖,进而拒绝短期刺激对经济的快速拉动,显然会遭遇议论甚至怀疑。但韩正对此的定调是,“不能人云亦云,必须清醒认识、坚定不移”。


 
话音刚落,就在上周,上海多处房地产开发地块拍卖被临时叫停,包括一处被预估为“地王级”的地块。这些地块被要求调整商品房套型结构及容积率后再行出让,已让舆论感慨房地产调控的力度。


 
短期内,“拒之门外”显然将带来心理阵痛。但对资源约束已到“天花板”的上海而言,这必须被习惯并接受。在同崇明干部座谈时,韩正特别解释了“底线”同“目标”的关系:“目标关乎长远,底线关乎现实,目标不坚定,就会守不住底线。”


 
在他看来,明确这对辩证关系,归根到底是因为崇明生态岛建设“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是一致的”,“眼前利益必须符合长远利益”。显然,这也是对上海的基本判断。